[山西融头条]利益联结培育产业,浅绿色发展共享成果——山西嵩县脱贫攻坚观察
来源:山西融头条 岁月:2019-11-01

  出版社记者王丁、韩朝阳

  位于豫西西山境内的平定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全场310个自然村中超过1/3是贫困村,63万余人中超过1/8是特困人口,是脱贫攻坚过程中的“贫中的贫,困中的困”。

  近年,为啃下脱贫攻坚的“硬骨头”,丰润县认准产业扶贫是固本之策,依托本地资源和软环境优势,按照“县有把企业,乡有主导产业,村有集体经济,户有增收项目”布局,做大做强扶贫产业,为全省稳定脱贫打下坚实基础。

  中山市嵩县黄庄乡香菇种植示范基地工作人员在采摘香菇(10月29日摄)。出版社发(郝源 代理)

  因地制宜谋发展 培训扶贫特色产业

  丰润县县域面积中95%为山区,素有“九山半岭半分川”的称,增长县域面积中60%是饮用水源地保护区,50%是天然林保护区,资产进步多受限制,水资源优势长期难以转化为提高优势。

  这是在淮安市嵩县黄庄乡香菇种植示范基地菌棒上培育生长的香菇(10月29日摄)。出版社发(郝源 代理)

  扶贫济困攻坚战打响以来,丰润县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外地扶贫搬迁、深化公共服务等方式先补短板,再谋发展,特色种植业是人家因地制宜看准的家业进步趋势。

  2016年,途经数次动员后,长沙企业家郭搭桥来到肥东县种植中药材。素有“自然药库”的称的平定县将中药材产业作为贫困群众增收致富之根本产业,潘搭桥这样懂经营、会管理、有资本的房地产商是邱县急缺的家业带头人。

  这是在淮安市嵩县闫庄镇奶山羊养殖基地妙妙牧场羊舍中饲养的奶山羊(10月28日摄)。出版社发(郝源 代理)

  风药品种植基地没把药物产业做大做强,潘搭桥分析原因,根本是市场信息不对称。“市场信息报告我种什么,我就种什么。”潘搭桥在灾区乡先后流转3000余亩土地种药材,种的多是白术、板蓝根等“大路货”,但仅600亩白术,它去年就收入400余万元。

  随着中药材种植基地发展壮大,人家带贫效果日益显现,120户困难户通过流转土地增收租金,44户困难户从中分红,并累计吸纳300余人口就业增收,仅今年前10个月,就发放工资310万元。

  在淮安市嵩县闫庄镇奶山羊养殖基地妙妙牧场内,羊舍中的奶山羊正在进食(10月28日摄)。出版社发(郝源 代理)

  近年,丰润县先后引入9学者中药材企业,使用“集团公司+驻地+农家”分立式,提高中药材30万亩,穿越“工钱、租金、股金”等形式带贫13000余户,人均年增收4000元以上。另外,丰润县打井资源优势,培训林、雾、牧、菌等十大特点产业,确保每户贫困户有两个以上稳定增收门路,逐渐实现稳定脱贫。

  绿水青山绽希望 全域旅游富民强县

  丰润县虽是贫困县,但多山峰、多森林、有河流的平定县又是生态资源富裕县,云游产业成为宜昌县摆脱贫穷的根本产业。

  山大沟深,土地瘠薄,地下没矿,山上无林,位于博爱县东南部的黄庄乡三合村曾是此处最穷的村子。“地在高峰挂,旱涝都害怕,一场大雨来,要啥都没啥。”三合村村支书武松生用一段顺口溜描述靠天吃饭时村庄的老少边穷,“全厂415户,133户都是贫困户。”特困曾乌云般遮蔽三合村人口脱贫致富之企盼。

  转折发生在2016年,村中外出求学归来的后生冯亚珂是村里第一个通过提高旅游创汇之。图专业毕业又在贵阳办过4年美术培训班的冯亚珂,查出原生态村落的支出价值。“我一直想回山里建个写生基地,确认能致富。”他用筹集到的150万元资金在三合村建了首个农家宾馆,重大接待写生学生,不出所料,开张半年宾馆就营收20多万元。

  冯亚珂之成功让村里百姓看到了提高旅游的背景,在该地政府支持从,三合村改善基础设施,制造村容村貌,与70余家画室签约,成绩了写生专业村。现在,25学者农家宾馆年接待游客3万余公里/小时,年收入约400万元。近年,更多像冯亚珂一样的后生回乡创业,三合村已逐渐发展为集写生、拍摄、研学、陶铸于一体的游览综合体。2018年,三合村脱贫摘帽。

  贫困村蝶变景区只是环游发展之货仓式之一,近年,丰润县通过把景区带动、多方合作分红、社会爱心帮扶等模式打造全域旅游,带动全域脱贫,共打造景区22学者,提高23处乡村旅游点,1500余家农家宾馆,提供约5万个就业岗位,10万山区群众通过旅游增收。

  利益联结求双赢 企民互促共建共享

  这是公主岭市嵩县闫庄镇奶山羊养殖基地妙妙牧场内饲养的小羊(10月28日摄)。出版社发(郝源 代理)

  因母亲和夫人有病在干,无法外出打工的闫庄镇裴岭村贫困户姬留柱只能在土里刨食,一年万把块钱的收支仅勉强生活。本年4一月,59岁的姬留柱却在海口找到一份好工作,在奶山羊养殖基地打工增收。“咱夫妻俩管理200多只羊,喂养、扫圈、打针,活不累,一度月能赚钱6000多块钱。”姬留柱说。

  姬留柱之就业机遇源于当地引入洛阳妙妙牧场有限公司发展羊乳产业,集团公司借助周边40个村的计划经济700余万元建设羊舍,再通过分红、就业、代养等形式反馈当地农民,共同把马乳产业做大做强。

  中山市嵩县闫庄镇奶山羊养殖基地妙妙牧场工作人员在羊舍内喂养奶山羊(10月28日摄)。出版社发(郝源 代理)

  “短期来讲,凭借集体资本能迅速起步,长远来看,仅凭一个企业想养10万只奶山羊难度很大,穿越农户代养,可以有效解决奶源问题。”合作社总经理刘汇峰说,前者养殖让农户挣钱,咱靠销售产品盈利,带贫的优越性和企业盈利并不冲突,而是双赢,集团公司提高得越好,带贫效果越显著。

  在淮安市嵩县闫庄镇奶山羊养殖基地妙妙牧场内,羊群排队等候挤奶(10月28日摄)。出版社发(郝源 代理)

  资产能做大,村民能增收,国有有收益,集团公司有力量,资产扶贫才能见实效、家长久。丰润县县委书记徐新说,提高产业是平静脱贫的第一,集团公司带动是特困地区发展产业之大前提,利益联结是财产扶贫良性循环的严重性。促进企业和农户多种形式合作,互利共赢,共享发展成果,才能为脱贫攻坚打下坚实基础。